身家几个亿的民企董事长被羁押463天无罪撤诉 “如果冤案一旦成立,我可能会家破人亡”

2019-01-25 来源: 浏览:284次

专访人物

谢启良,男,57岁,河南濮阳人,民营企业家,天元纪通公司和锦州兰星公司董事长。

专访背景

2017年,谢启良在和大连某公司实际控制人吴某合作经营油品的过程中,产生经济纠纷,在民事案件胜诉的情况下,吴某起诉谢启良职务侵占和合同诈骗,涉及金额5.8亿 多 元 。 从2017年8月底至2018年12月5日,谢启良一直被羁押在辽宁省锦州市北 镇 市 看 守所。谢启良一直否认上述指控,坚称自己无罪。2019年1月23日,谢启良在被羁押15个多月后终于拿到刑事裁定书,检察院撤诉,还了他的清白。24日,如释重负的谢启良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进展

不构成职务侵占合同诈骗

解除监视居住

“终于熬出头了,终于可以安心和家人好好过年了……”谢启良告诉华商报记者,他掌控的天元纪通公司和大连某公司签署的油品业务合同,绝大部分已经履行,根本不存在所谓合同诈骗。所谓职务侵占和合同诈骗5.8亿纯属虚构,大连某公司向辽宁省高院提起虚假诉讼败诉后,利用民事诉讼手段没有达到侵占锦州兰星5.8亿货款的目的,便指使北镇警方个别办案人员插手经济纠纷,无视辽宁省高院的民事判决,帮其达到霸占锦州兰星资产的目的。

谢启良说,2017年8月28日他被抓,9月28日被逮捕,2018年12月5日被监视居住,期间被羁押在北镇市看守所15个多月,共计463天。

今年1月22日,案件迎来转机,北镇市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回起诉。23日,北镇市法院下达刑事裁定书,准许检察院撤诉。同日下午,北镇市法院还下达决定书,解除对谢启良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北镇市法院和检察院相关办案人员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检察院撤诉意味着谢启良无罪。

23日,谢启良案的辩护人、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昕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撤诉就相当于无罪,意味着谢启良不构成职务侵占和合同诈骗罪。“法院经常对于无罪的案件不直接宣判无罪,而是由检察院撤诉。”

徐昕透露,本案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警方还想追究谢启良另外一个罪名——虚开增值税发票罪,目前正在审查起诉中。

去年11月,华商报记者曾从北镇市纪委监察委了解到,根据谢启良家人的举报线索,纪检监察部门介入调查,北镇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原办案负责人已被停职。对此,谢启良表示,家人曾向公安部、辽宁省高院和锦州中院反映案情,并实名举报北镇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个别办案人员插手经济纠纷、滥用职权的行为,但截至目前并没有进展。

妻子

为了一家人团圆

受再多的苦也值

24日傍晚,谢启良的妻子刘美芳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正和丈夫在返回河南的车上,难掩欣慰和辛酸。

辛酸的是,这15个月来,她吃的苦受的罪,遭受的委屈,甚至还受到一些威胁,但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欣慰的是,她虽然吃了不少苦,但这些苦没有白吃,这一切努力都有了现在的回报。“丈夫能出来,我已经觉得很兴奋了,至少我们一家人以后还能团团圆圆。老人都希望丈夫和孩子能回来过年,这些对我来讲,已经是很大的安慰了,为了丈夫,为了一家人团圆,我就是受再多的苦,也值了。”

“经历这一难后,我先生肯定也会吸取在企业经营方面的教训,对家庭也更有责任感,我看他对我挺感恩的,会更加爱我的,现在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担心

22罐1.8万吨油品成了棘手的大问题

24日,谢启良告诉华商报记者,他在羁押期间,始终坚称无罪。被抓后,公司停产停业,178名员工下岗,公司账户被查封,账目被办案人员带走,尤其是锦州兰星在北镇市库存的22罐1.8万吨油品成了棘手的大问题。这些油罐露天存放一年多,出现锈蚀,安全隐患极大。

24日,华商报记者先后拨打锦州北镇市安监王副局长、沟帮子安监局赵局长以及沟帮子街道办赵主任的电话,欲了解为何22罐1.8万吨油品隐患仍未消除,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2018年11月26日,华商报记者曾采访北镇当地政府部门时,北镇市安监局一负责人曾表示,政府部门一直在牵头协调处置,锦州兰星公司的1.8万吨油品的确对当地构成安全隐患,但并不像谢启良的家人所说的威力像原子弹那样巨大。经与谢启良及其亲属多次沟通,其家人始终不愿意销售这些油品。这些油品最终如何处置,关键还要看谢启良家属的最终态度。华商报记者询问对于这些油罐每3个月是否需要经过防腐等技术处理,该负责人表示,这要看安监部门和防爆专家的评估意见。

对话

不想与人为敌没考虑追责 希望国家赔偿

日前,最高检发布了国内首批涉民营企业司法保护的典型案例。从被羁押到保外就医、监视居住,再到如今的撤诉,谢启良显然赶上了“关注、保护民营企业家合法权益”的东风。24日,华商报记者与谢启良作了对话。

有过害怕担心 看法律书“充电”

华商报:在北镇市看守所羁押期间,有没有想到啥时间能出来?有没有考虑个人的身后事?

谢启良:我一直想着会很快得到无罪释放,因为我一直坚持无罪,天元纪通公司不欠大连某公司一分钱,我们之间是有账目的,双方都是盖章签字认可的。但是,我也曾考虑我的身体状况,羁押期间,我因高血压和脑梗病发被送到医院抢救。我也害怕等不到公平正义来临的那一天,说句实话,我心里有过害怕有过担心。

华商报:能描述一下看守所羁押期间的生活吗?

谢启良:我在看守所的生活很规律,闲暇时我看了不少关于法律方面的书籍,还有企业管理方面的书籍,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给自己冲冲电,也分散一下内心的焦虑和不公情绪。

羁押期间担心家人受别人冷眼

华商报:羁押期间会想妻儿吗?

谢启良:羁押期间我身体一直不好,血压很高,非常想念父母、妻子和孩子们,担心他们日子怎么过,是不是受尽了别人的冷眼,是不是会寒心。

华商报:你对“职务侵占和合同诈骗,涉案金额5.8亿”的指控为何坚称无罪?

谢启良:这些指控纯属虚构,是大连这家合作的公司伪造的合同,向辽宁省高院提起的虚假诉讼,这家公司后来败诉,便串通北镇市公安局一些办案人员插手经济纠纷,想帮其达到霸占锦州兰星资产的目的。

希望尽快处理油品消除安全隐患

华商报:锦州兰星目前在北镇库存的1.8万吨油品问题是否已经处置?当地组成的原油安全处理小组和你们沟通协商了吗?

谢启良:还没有处理,自2018年12月5日我办理保外就医被监视居住后,北镇当地政府组成的原油处理小组始终没有再与我和我的公司沟通协商处理1.8万吨油品事宜。希望撤诉后,我的公司账户能迅速解冻,销售1.8万吨油品的前期费用能得到落实,双方协商尽快消除这一安全隐患。

呼吁北镇市公安局尽快撤案

华商报:这个案子对你的公司、你本人和你的家人有啥影响?

谢启良:原本就是个民事经济纠纷案件,结果变成刑事案件,我成了阶下囚,这对我本人和我的家庭,还有我的公司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如果冤案一旦成立,我的公司将被大连这家公司霸占,我的妻儿老小将无人照顾和抚养,我可能就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想想都后怕……

华商报:你的最终诉求是什么?有没有考虑追责和申请国家赔偿?

谢启良:希望北镇市检察院监督北镇市公安局尽快撤案,希望不要再发生利用公权力打压民营企业、打压民营企业家的事件,希望我们国家的司法更公正,为企业家创造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我本人和我的公司一直在积极努力地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希望尽可能快地让我的企业能够正常运转。至于追责我还没考虑过,可以肯定的是,我没有与任何人为敌的意愿。关于国家赔偿,还是希望按照法律规定补偿给我本人和我的公司造成的损失吧。

华商报:你被羁押期间,都是你的妻子全权搭理一切,你的妻子很坚强啊!

谢启良:是的,我非常感谢我的妻子,我羁押期间,是她一人撑起这个家,要照顾老人孩子,还要为我的案子奔波,非常不容易。自从接到撤诉裁定,我内心非常激动,感谢北镇市法院作出的公平公正的决定,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谢谢我的家人给予我莫大的支持与信任!

华商报:你有什么新年心愿?

谢启良:我是河南濮阳人,因为我的很多亲戚都在濮阳,所以今年就在河南过年,亲朋欢聚,大家一起开心过个年。新的一年,我希望我的家人平安,我的企业能尽快走上正轨,我的职工能回来正常工作,我也尽力为国家为社会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吧。

延伸阅读

刑事罪名

联系方式

电话:136-0105-2159

邮箱:84218677@qq.com

Q Q:8421867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82号金长安大厦

微信咨询
Copyright 2018 无罪辩护网 京ICP备16052496号-1 技术支持:无罪辩护